中國金屬材料流通協(xié)會(huì ),歡迎您!

English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010-59231580

搜索

國際觀(guān)察|美國債務(wù)失控 兩黨不愿“踩剎車(chē)”

       美國國會(huì )預算辦公室日前發(fā)布報告說(shuō),美國聯(lián)邦政府2024財年(2023年10月1日至2024年9月30日)預算赤字預計將達到1.9萬(wàn)億美元,與2月份預測相比上調27%。

??不少觀(guān)察人士認為,美國債務(wù)“野蠻生長(cháng)”,共和、民主兩黨難辭其咎,美國債務(wù)正在不可持續的道路上失控“狂飆”,而兩黨出于政治考量都不愿“踩剎車(chē)”,尤其在總統大選背景下,兩黨不太可能出臺削減開(kāi)支、控制債務(wù)的實(shí)際政策。

??這是2月6日在美國華盛頓拍攝的國會(huì )大廈。新華社發(fā)(亞倫攝)

??國會(huì )預算辦公室報告指出,多項開(kāi)支增長(cháng)導致美國財政前景惡化。其中,美國總統拜登的學(xué)生貸款減免計劃導致本財年赤字增加1450億美元;美國向烏克蘭、以色列等提供950億美元軍事援助導致本財年可自由支配開(kāi)支增加600億美元。

??報告說(shuō),從2024年到2034年,美國聯(lián)邦政府每年的總赤字將不低于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(GDP)的5.5%。自1930年以來(lái),赤字從未連續五年以上保持在這么高的水平。報告還指出,未來(lái)十年,聯(lián)邦政府累計赤字將增長(cháng)10%。

??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隨著(zhù)利息成本上升、老年人社保項目支出增長(cháng),美國債務(wù)規模將在2024年至2034年間顯著(zhù)增長(cháng)。國會(huì )預算辦公室預測,2034年,公眾持有的債務(wù)占美國GDP的比例將從今年的99%上升到122%,超過(guò)二戰后創(chuàng )下的106%的最高水平。

??3月6日,美國聯(lián)邦儲備委員會(huì )主席鮑威爾在位于華盛頓的美國國會(huì )出席聽(tīng)證會(huì )。新華社發(fā)(亞倫攝)

??《華盛頓郵報》報道指出,美國債務(wù)是兩黨問(wèn)題,在特朗普和拜登任期內,財政支出都大幅增加。據美國跨黨派研究機構“爭取制定負責的聯(lián)邦預算委員會(huì )”估計,特朗普2017年的減稅政策使債務(wù)增加近2萬(wàn)億美元,因疫情推出的政策導致債務(wù)增加3.6萬(wàn)億美元。

??為應對高通脹,美國聯(lián)邦儲備委員會(huì )已將聯(lián)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至5.25%至5.5%之間。美國彼得·彼得森基金會(huì )首席執行官邁克爾·彼得森指出,高利率推升了現有巨額債務(wù)的利息成本,并正在導致額外借貸,這是不可持續的。

??該基金會(huì )在一份聲明中說(shuō),最新數據顯示,美國財政處在不可持續的軌道上,如果不加以解決,聯(lián)邦政府支出和收入之間的結構性不匹配,以及利率和借貸成本的上升,將對聯(lián)邦預算、美國經(jīng)濟和未來(lái)發(fā)展構成挑戰。

??美國布魯金斯學(xué)會(huì )高級研究員巴里·博斯沃思對新華社記者表示,最新赤字預測是美國“預算體系崩潰的證據”。他認為,更大比例的公共支出將用于償還債務(wù),從而擠壓其他公共項目開(kāi)支,而不斷增長(cháng)的公共債務(wù)也可能導致私人投資減少。此外,債務(wù)飆升還會(huì )增加外國資金對美國經(jīng)濟的控制。

??美國企業(yè)研究所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德斯蒙德·拉赫曼告訴新華社記者,美國公共財政所處的“危險軌道”為美元和長(cháng)期通脹前景帶來(lái)嚴重問(wèn)題。如果未來(lái)某個(gè)時(shí)候,外國投資者認為美國政府沒(méi)有真正控制債務(wù)的意愿,他們可能不再愿意為美國政府提供資金,這可能導致美元危機,也可能促使美聯(lián)儲印鈔為政府提供資金,進(jìn)而造成通脹再次飆升。

??4月25日,在美國首都華盛頓,游客在一處白宮附近的紀念品攤位前選購商品。新華社記者劉杰攝

??盡管美國債務(wù)失控的警鐘再度敲響,但眼下兩黨都沒(méi)有動(dòng)力削減開(kāi)支、控制債務(wù)。博斯沃思認為,兩黨都沒(méi)有穩定未來(lái)預算狀況的計劃。美國經(jīng)濟與政策研究中心高級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迪恩·貝克告訴新華社記者,沒(méi)有人支持在任何主要領(lǐng)域削減開(kāi)支。

??拉赫曼表示,共和黨人當政時(shí)喜歡減稅,但不愿削減公共開(kāi)支;民主黨人當政時(shí)傾向于增加公共支出,但不希望增加稅收。最終結果是,這個(gè)國家持續出現預算赤字,公共債務(wù)走上不可持續的道路。


返回列表